首页 八卦内容详情
科切拉音乐节:不只是王嘉尔的“美色”

科切拉音乐节:不只是王嘉尔的“美色”

分类:八卦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电报群搜索机器人www.tel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。电报群搜索机器人包括电报群搜索机器人、telegram群组索引、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 群、tg群等内容。电报群搜索机器人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镜象娱乐

文丨黄油猫

近日,沉寂了两年的“科切拉音乐节”开幕,“哈卷”Harry Styles压轴登台、韩国女团2NE1空降回归等为乐迷带来了巨大惊喜。而中国男艺人王嘉尔的“This is Jackson Wang from China”更是凭借一己之力将话题“Coachella”送上微博热搜第一。今年的科切拉,是乐迷的狂欢,也是“科切拉音乐节”宏大版图的进一步延伸。

中日韩歌手的“流行名人堂”

作为北美最具前瞻性的音乐节之一,科切拉音乐节每年邀请数不计数的知名音乐人或乐团来到现场。被数万名乐迷视作“狂欢圣地”的同时,科切拉音乐节也被认为是全球流行音乐的风向标:当季是否被邀请至科切拉音乐节舞台表演,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歌手或乐团的知名度。从麦当娜、碧昂斯、Lady Gaga、蕾哈娜、泰勒・斯威夫特,再到电台司令、The Cure、缪斯乐队,成功登上科切拉音乐节的舞台的音乐人们,身上总有着“当红歌手”“领军人物”“流量大咖”等标签。

诚然,尽管每年都有上百名歌手被邀请至科切拉音乐节登台演出,但这些歌手绝大部分来自欧美地区,人们很少在科切拉的舞台上看到亚洲面孔。而科切拉音乐节的舞台,对于想要打入欧美市场的中日韩艺人而言,是好比“名人堂”一般的存在:对于中日韩等其他非欧美地区的艺人而言,科切拉的邀请意义非凡。能够登台演出,既是对于艺人音乐事业的认可,又是艺人打开欧美音乐市场的入场券。同时,倘若当场表演能够“出圈”,则对于艺人自身巩固及扩大粉丝群体而言也利大于弊。

2019年,韩国女团BLACKPINK亮相科切拉,其长达1个小时的演唱舞台,为该组合吸引不少粉丝的同时,也为其进一步打开欧美市场打下坚实基础。时至今日,当日的表演视频仍然在全球Kpop热门视频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BLACKPINK2019年科切拉音乐节表演

三年后,中国歌手王嘉尔登上科切拉音乐节主舞台,随后热度大爆,内娱沸腾的同时,“JacksonWangCoaschella”的话题旋即登上“世趋第一”。毫无疑问,对于在欧美市场已有一定粉丝基础的王嘉尔而言,2022年的科切拉音乐节将成为他打开欧美音乐主流市场的敲门砖。

王嘉尔

王嘉尔科切拉音乐节舞台表演后“世趋第一”

今年,与王嘉尔同样拥有着“首次登上科切拉主舞台”头衔的,还有韩国女团aespa。作为“首次登上科切拉主舞台的韩国女团”,aespa及其公司SM十分重视此次登台机会:该组合不仅将连续表演出道以来的三首主打曲目,还将在本次科切拉的舞台上公布尚未发行的新歌。与该组合此前参与美国感恩节游行活动类似,此次科切拉之旅将成为aespa进一步打入欧美音乐市场的“垫脚石”。

2022科切拉音乐节:aespa

在此次音乐节中亮相的,还有日本国民级歌手宇多田光。相比前面提及的亚洲歌手或组合,其科切拉献唱话题热度并不算高。但这仍然有助于宇多田光在欧美音乐圈知名度的提升。

宇多田光

音乐节中成功的“商业帝国”

科切拉音乐节,全称为“科切拉谷音乐艺术节(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)”,其成功并不仅仅在于它在流行音乐上犹如“风向标”一般的存在,也在于它巧妙地将音乐节与商业完美结合。

每年,不仅诸多音乐人会收到科切拉音乐节的邀请,不少艺术家也会应邀前来,在科切拉的沙地上搭建各形各色的艺术作品。除了别出心裁的形状设计以及风格各异的色彩搭配外,这些艺术作品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:巨大。对此,科切拉音乐节的创始人之一保罗・托雷特(Paul Tollet)表示,“我们要做的是生产能力所达最大极限的装置作品,是我们可以搬运进音乐节场地的最大型的作品,我们希望你在百里之外也能感觉到视觉震撼。”而这些艺术特色,也与“科切拉”这个名字一起,成为了世界各国明星及网红的打卡地。人们不仅可以在舞台上见到当年流行音乐界的“流量巨星”,在观众中,演艺界的名人也随处可见。成千上万的自媒体工作者涌至科切拉,在仙人掌、落日、沙地及艺术品的背景下,留下打卡印记。旋即在网络各社交媒体平台出现的照片、路透,在为发布者增加流量的同时,也为科切拉音乐节增加了曝光度。

从左到右:“海狸”(Hailey Bieber)、“肯豆”(Kendall Jener)、Justin Skye

科切拉音乐节所带来的商业红利并不仅仅局限于正式举办期间。从演出阵容大致确定开始,这一年的“科切拉商业帝国”便拉开帷幕:受邀歌手经纪公司提前开始宣传,不断提高音乐节的曝光度;时尚品牌推出科切拉主题服装,为音乐节的粉丝提供“周边服务”;自媒体工作者不断产出“科切拉”主题内容,从美妆到穿搭的“玩转科切拉”一条龙指引。

与“科切拉”互相成全的还有流媒体行业。Youtube、Tiktok、Spotify等国外社交媒体平台数据显示,在音乐节举办期间,相关艺人、歌曲等的相关内容点击量大幅上升。同时,艺人在社交媒体平台的曝光度、粉丝数,近年来也成为了主办方考虑是否邀请的重要因素。除流量的“相互成全”外,流媒体平台也为科切拉的商业版图提供了新的“据点”。比如今年Youtube的线上商店推出了“碧梨”Billie Eilish等音乐人的独家限量版音乐节周边。

近年来,随着科切拉音乐节一步步成为加州乃至北美最大的音乐节之一,多个品牌的赞助与联名也接踵而至。如美国知名轻奢时尚品牌REVOLVE,便将每年的科切拉音乐节视为社交主战场:精致的场内布置,精心挑选的邀请人,都为该品牌在Instagram、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的曝光做了巨大贡献。今年科切拉音乐节的赞助商中,“乐事”的名字格外显眼。其在音乐节现场设置薯片口味体验装置,并为乐迷们提供了露营地。

“乐事”在2022年科切拉音乐节场地

同时,科切拉音乐节的举办,为当地的经济产业带来了巨大红利。音乐节售票结束后,附近酒店价格便会暴涨,尽管如此,房间数量也是供不应求。音乐节期间,是现场多家“周边”商店的狂欢时刻,各种科切拉音乐节的衍生品被摆上货架,从T恤到海报再到黑胶唱片,观众们在店面与店面间摩肩接踵。

国内音乐节复苏的“催化剂”

2022年对于科切拉音乐节而言,是久别重逢般的“回归”。19年举办之后,受疫情影响,科切拉连续两年停办。今年公众对于科切拉音乐节的热情,很大程度上也是缘于此。

与科切拉音乐节类似,过去两年,世界各地其他音乐节也大多停摆,其中也包括国内刚有起色的音乐节:草莓音乐节、迷笛音乐节、仙人掌音乐节、西湖音乐节等等。

与1969年在美国举办的第一场现代音乐节“伍德斯托克音乐节”不同,我国音乐节目前为止尚只有22年的“历史”。国内最早的户外音乐节可以追溯到2000年在北京举办的“迷笛音乐节”,而真正兴起,则是在2009年,国内的户外音乐节进入了“井喷的时代”。据统计,2009年我国的户外音乐节举办次数,相比2008年上涨了51.7%(数据来源:《国内户外音乐节的现状与发展策略分析》,马亦辰)。而现在国内发展较好的户外音乐节――草莓音乐节、西湖音乐节、张北草原音乐节等,也正是这一时期的产物。

草莓音乐节

从最初形式简单的“汇报演出”(如迷笛音乐学校举办的第一届音乐节),到小众发烧友的聚会项目,再到如今主题多样、粉丝群体稳固的“遍地开花”,我国户外音乐节无疑实现了质的跃迁。诚然,受疫情影响,近两年来,国内几个大型音乐节都一再延期或取消,对于刚刚在国内积累了可观粉丝数量的几大音乐节而言,有如“当头一棒”。

科切拉音乐节的回归则为这个局面提供了缓和方式。此次科切拉音乐节在国内引起的反响之大,一则与王嘉尔等歌手的精彩表现密不可分,二则也可归结于长久以来的疫情影响,国内音乐节粉丝的热情“无处可去”。对于这些粉丝而言,科切拉音乐节更像是一个火把,点燃了粉丝们对于音乐节的渴望,而天然拥有地理优势的国内音乐节,在疫情缓和后便可“挺身而出”,满足粉丝们的需求。

同时,此次科切拉音乐节举办首日,便在微博热搜第一盘踞整整一天,直至今日也热度不减。在使得户外音乐节再次步入大众视野的同时,为国内户外音乐节扩大了“路人盘”。

科切拉的风,与其气候一样,热情而有力,世界乐迷都为之狂欢。而科切拉音乐节此次获得的巨大成功,也为其商业帝国的建设再添一砖。

镜象娱乐(ID:jingxiangyuler)原创

发布评论